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守望先锋刚出的时候多少钱:看表面活性劑耍詭計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24日 09:20:23

守望先锋新英雄怎么卡无敌出图 www.yzssv.icu   小時候看“戰斗片”,最痛恨的一種角色就是兩面派,他們在好人面前裝好人,在壞人面前又搖身一變成了壞人的同伙,真是可惡之極。而生活中,也不乏這樣的家伙,口是心非,善于偽裝,企圖討好每一方。對于這種人,我們除了深惡痛絕,還得時時處處小心提防。但是有一類特殊的“兩面派”卻是我們歡迎和喜愛的,那就是表面活性劑。


  若不知道表面活性劑是啥玩意兒,不妨試著用干凈的水吹出泡泡來,如果做不到,加點肥皂水進去之后就輕而易舉了。這就是表面活性劑暗中助了一臂之力,它能降低泡泡的表面張力,使之能夠飄在陽光下,制造些許童趣。一個泡泡的水膜雖然很薄,但是也有內外兩個表面,兩個面上都各有一層表面活性劑。最慘的就是中間的那些水分子,在表面活性劑把持的界面上,儼然是弱勢群體,很難有生存空間。泡泡在空中飄,水分子只能在重力的作用下往下流,最后水層變得上面薄下面厚,形成一個彎的三棱鏡。陽光透過三棱鏡會分成七種顏色,這就是沒有顏色的肥皂水卻能吹出五彩泡泡的原因。


  表面活性劑存在于很多與我們密切相關的東西當中,肥皂、洗衣粉、洗潔精等都有其身影。很顯然,表面活性劑進入我們的日常生活,并不是為了讓我們可以吹泡泡玩,而是為了干些“臟活”――去污。那么,表面活性劑是如何勝任這項艱巨工作的呢?


  首先我們先得認識親水分子和疏水(親油)分子。與靜電“同性相斥,異性相吸”的通行法則有所不同,在界面的世界里,“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才是生存之道,親水分子和疏水分子就是其中的實踐者。顧名思義,所謂親水分子就是樂意跟水打成一片的分子,而疏水分子則正好相反,與水分子毫無共同語言,甚至可以說是不共戴天。荷葉表面就是典型的疏水分子物質,從來就跟水分子合不來,即使把兩者強行摁在一起,也是強扭的瓜不甜,它們始終都是要分開的。這跟干凈水很難吹出泡泡來是一個道理,那就是界面上的張力過大。


  表面活性劑的特別之處就在于其具有固定的兩種基團,親水基團和疏水(親油)基團,在溶液的表面能定向排列,并能使表面張力顯著下降。也就是說,表面活性劑的分子結構具有“兩親性”,這決定了它天生就是個“兩面派”。這種在人類看來很不好的“性格”,恰恰就是它能順利完成“臟活”的法寶。


  我們不妨把表面活性劑的親水基團看做是它的腦袋,而把疏水基團當成尾巴。當遇到親水物質,它會把頭湊上去,說“你看,我們是親戚”;遇到疏水物質,則是把尾巴擺過去,說:“看,我們長得挺像?!鋇悄?,表面活性劑這種兩面討好的伎倆并不會輕易得逞。就像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一樣,每種物質也都能明察秋毫。當表面活性劑這個“兩面派”進入水和疏水物質的溶液時,水分子們會說:“我們倒是可以接受你的腦袋,但是你那尾巴實在討厭”;而油或者其他疏水物質則大聲嚷嚷:“把腦袋藏起來就以為我們不認識你了嗎?”


  結果可想而知,極度郁悶的表面活性劑們到處不招人待見,就像生活中的兩面派一樣,到哪都不受歡迎。最后,表面活性劑只好跑到界面上,把親水的頭向著親水物質這邊,而把疏水的尾巴伸到疏水物質那邊。如此一來,最外層的水分子接觸的是兩面派的親水頭,疏水物質那面的最外層接觸的是兩面派的疏水尾巴。雖然不是同胞,但是總算不用和不共戴天的仇人待在一起了,那些分子也就不再拼命往里擠,所以界面張力大大降低。作為“兩面派”的表面活性劑,也不再受到雙方的排擠,總算有個安身立命之所。結局也算得上皆大歡喜。


  表面活性劑在溶液中跟水和疏水物質和平共處,并不意味著它就忘了自己的本職工作。當然也存在失職的可能,但前提是它們在水中的濃度很低,一個個就像孤魂野鬼,四處游蕩,偶爾見到一兩個同胞,想團結起來共同生存,也很快被水分子們無意的沖撞破壞。而一旦表面活性劑的同類多了起來,多到界面上根本就擠不下,沒找到落腳點的那些“兩面派”便會在水中苦苦掙扎,并且很容易就遇上其他同胞,然后迅速組織起來,疏水的尾巴朝里面,親水的腦袋向著外邊,形成一個圓球。于是,一個“兩面派”團體出現了。


  以團隊形式出現的表面活性劑耍了個詭計,因為是親水的腦袋在外,完全是一副親水的形象,所以也就獲得了生存的空間。這個時候,如果遇到臟東西,比如餐具上的油污,或者衣服上的污漬等這些疏水物質,表面活性劑的分子們便如獲至寶,哭著喊著把疏水的尾巴插進去,比買打折商品還積極。當無數兩面派分子都把尾巴擺入污漬,最后的結果也是形成一個親水腦袋向外的球體,污漬被包在了里面,并隨著水的流走離開餐具或者衣服。至此,表面活性劑的工作就算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