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守望先锋吧百度贴吧:批評的底氣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28日 09:56:08

守望先锋新英雄怎么卡无敌出图 www.yzssv.icu   在一個思想活躍、觀念開放、媒體豐富、受眾廣泛的信息化時代,批評有沒有底氣?有底氣的批評如何發揮它的影響力、感染力?批評如何應對思想碰撞、文化交融、形式多樣、個性鮮明的文學發展?批評如何獲得底氣?如何在更新中保持它不衰的生命力?批評的底氣從哪里來?是什么支撐了它可以對另一部作品、另一個人、另一種現象、另一起事件進行發言、討論、對話甚至評判?


  核心


  不用說,批評的存在,就是在尋求這一個標準,換句話說,它向往一種理想的創造,一種秩序的建立,以此,它要將關于文學、以及文學所攜有的一切人、事放置進去,以一對一切,會不會讓人覺著批評家如一個個板著面孔,拿著標尺、放大鏡,吹毛求疵、精于計量的律師、裁縫或法官,他面對變動不居的大量素材,相互交融又相互碰撞的文化生態,詳盡地搜集線索,準確地劃剪樣式,理性地做出裁決;會不會,這個人將一切生鮮活潑都變得索然寡味?這個誤解自然源于對標準的認識。批評所要建立的法則,不是切割,不是削足適履,而是,它渴望通過文字要求于人,它真正想建立的是一種關于人的標準,雖然大多時候,它將這一標準透過藝術、手法、倫理、道德、價值、人格等加以談論。


  批評是關于人的。它的對人生的表達,借助了另一個文本,另一位作家,另一種現象或另一起事件,是的,它有方向,必須清晰地評判,它有立論,必須明白地確認。但是,無論證判還是確認,它都有一個絕不含糊的、內在的標準。


  這是關于人的。


  這個關于人的理想,是它一切言說的價值核心。


  然而,這樣說還是空泛。


  以人為中心。在言語的操作平面,批評的底氣還來源于歷代批評家共同建立的體系,批評作為人類文化的一部分,它在每一世代都擔當著重建道義的責任。


  創新


  怎么創新,在哪些方面改進,是今天要考慮進一步解決的問題。


  首先是形式,新時期三十年來,文體與形式的創新波及文學創作的各個方面,詩歌領先,很早就呈現出集團性的趨勢,小說緊隨,三十年來的革新從未間斷,還有散文,上世紀90年代之后,吸納了歷史、哲學、文化、人類學、社會學、心理學甚至身體學、生物學各門類學科的營養,在宏大敘事中亦找到了個人話語建構的巨大空間。遺憾的是批評比起它言說的對象來,仍然面目單一。


  事實是,一方面,批評家不斷強調批評亦是一種創造,其生命體驗、人生經驗的投入不亞于寫作一部長篇,它的知識貯備可能還勝于一部長篇,但另一方面,它給人的印象卻距創造有些遠,沒有人物,沒有事件,沒有情節的起承轉合,沒有命運的推波逐瀾,單靠說理支撐文字的魅力,批評已經被置于“先天不足”的情境里,假如這“理”的說法還毫無可愛而言,又如何在信息時代知識的多樣選擇里硬拽著讀者認可你的道理呢?道理之呈現,如果只是一味簡陋直白、粗服素面、不事梳洗,并還沉湎樂道于此“本色”“樸素”與“率真”,那么,這正確的道理真有不被人待見和接受的危險。所以,形式不是內容,但扔了形式的內容,可能造成內容的無法呈現。所以,探索豐富、多樣、為讀者喜聞樂見的形式,以理服人,以情動人才不致是一句概念。


  其次是學識,中國古代文論思想、西方文藝理論思潮從兩大方面結構或說限定了我們的文學研究專業話語體系,既有優秀傳統文化可以繼承,又有世界優秀文明可以借鑒,以此背景發言,應該說,我們已有濃厚的底氣。但是兩種體系也在另一方面圈囿著我們,構成我們言說的局限。如果只是單純地演繹理念,只是在生動鮮活的研究對象中尋找某一種、某一派理論而使之與它對應起來,則無異于削足適履,久而久之,批評成了一種注釋,一種理論與創作間毫無生機的文字傳遞。所以,我們肯定傳統文化與西方文論的滋養,二者可以傳承和拿來,但同時可以肯定的是,二者都不能替代自己。以“我”為主,為“我”所用,我欣賞這個“我”字。猶如傳統、外來一切理論與我們有著血緣的、知識的聯系,但“他”畢竟不是“我”自己?!拔搖貝幽睦錮??一部分是傳統的血脈,還有一部分是自己的骨肉?!拔搖痹諛睦??什么是“我”的學識?哪些學識可以標上獨有的“我”字?以“我”作為起點?是“我”的創造?學識中的“識”字,知識之外,更有識見?!笆都貝幽睦錮??沒有別的捷徑,只有借助個人身體力行、投入其中的實踐。


  還有意識的創新,歸根結底,如果意識不到創新的重要與必須,而仍然以無意識的文字滑行來處理繁復的文學材料,那么,下一步它犧牲掉的就不只是批評的魅力,可能還包括批評本身。我們每個人產生的觀點都接受著時間的淘洗,批評更是接受著時間的掂量與檢驗。如果只是將判斷力停留在下意識的階段,停留于注釋,一加一等于二,停留于好、中、壞,優、缺、劣的單一、蒼白、貧乏的思維模式,無疑是將批評置于無人喝彩直至無人理睬的絕境,這種“自殺”行為的直接后果,是批評可能再也無法作用于人的意識而被冷落拋棄。批評可以清高到認定后者只是季節變化而導致的枝葉枯索,那么,前者,動搖的確是批評存在的根基。什么樣的意識才能叫做創新?怎么做才叫意識的創新?首先是不懈怠于這個世界物質與精神的所有已知,不滿足自己已經擁有而應用熟練的知識、方法與手藝,不懶惰于常規的思考、結論和語言,明白于世上沒有一種惟一不變的方法和解釋靜止地等待在豐富多樣、變動不居的生活與文字面前,沒有這一種臆想中君臨一切、不動聲色、高高在上的批評,批評是動起來的,它滿腔熱情,攜帶活力。好的批評怎能沒有火氣,因為它從不妥協,愛憎分明;但好的批評深層又怎能不溫潤如水,因為它的不安的內里是純正的惜護和深沉的愛情。


  太多的工作需要梳理,意識中。比如大眾化的問題,批評的精英傳統與經典言說隱藏著對大眾性批評的拒斥,這一意識定勢,同時造成了批評受眾的萎縮與更多陣地的喪失。批評的大眾化,表面上看好似只是語言的改進,事實上卻是一種深層意識問題的外化反映。


  修身


  批評是不是一種修身?對前人文化的繼承與學習,對外來文化的拿來與借鑒,對今天文化的品評與判斷,對理想文化的創建與確立,當然包括批評家借助文字對自我心靈的探索與討論,中國傳統文論向來關注人品、文品的“統一”,“性靈說”、“童心說”的產生,雖指向創作,也暗含了產生這思想的思想者本人。生命與作品相通,文學,是人格的投影。歌德曾說,“……關鍵在于是什么樣的人,才能作出什么樣的作品”。從噴泉里出來的是水,從血管里出來的是血。人格的高下,決定了文學的品位,這已為無數作家的創作實績所證明。批評,是針對著文學的品位講話的,它的形式,氣質,風范,它是公正還是褊狹,是厚道還是刻薄,是從容還是卑瑣,都直接了當,一目了然。文字,是看不見的人格的結晶體,是意識、道德、思想、倫理偌大海洋上的一角冰山。德與言、人與文的這種對位關系,在批評中,較其它文體都更直接、真實和具體。


  批評,是一件坦誠的工作,它要求工作者必須誠實,不自欺,不欺人。


  批評,還是一件無私的工作,它要求工作者淡泊名利,它要求以此為業的人具備才情同時更要具備犧牲精神。


  批評,也是一種幕后的工作,它要求做此工作的人必須具有高尚的人格。


  批評,還是一種“成人”,是以真理與善美為目的的文字達到的精神與思想的“成人”。


  批評,更是一項“靈魂工程”,它在介入他人靈魂工程搭建和修補過程中,自己的靈魂工程建設也在份內。


  批評,正是這樣一種修身。


  一次,張抗抗接受記者采訪,她提出了一個非常有價值的命題,作家自身的人格歷練。她說,作家應首先是自己靈魂的工程師,在表現生活同時,不斷冶煉、鍛造、完善自我的品德心性。我想,這句話也是對我們――以別人的靈魂工程作為研究對象的批評家――的一種提醒。負責好自己的靈魂,是一個以深入人生、研究人性、提升人格為業的批評家作為一個人的最基本的責任。而批評,針對他人的創造發言時,它同時也接受著來自同一個標準的考量和檢驗。

上一篇: 凱里“底氣”   下一篇: 《底氣》面批